Unconscious Fantacy
一切成空─慾望與願望間的抉擇
201710<<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>>201712
【鋼彈UC】戰後的戰爭試閱版翻譯(1)
原文請見此:「戦後の戦争」試し読み(~P13開頭)

官方跟同人果然不是一個層次,翻起來花的力氣就是不一樣.....(爆)
水平有限,謬誤可能,抓錯大感謝M(_ _)M
※內容僅作交流用,勿無斷轉載。

------
登場人物
名稱部分除正篇有登場的,其他均為個人暫譯,屆時以官方正式版為準。
德寇塔‧溫斯頓弗爾‧伏朗托在小說中後半段才登場。


羅西歐‧梅鍥(暫)
地球聯邦宇宙軍中央情報局所屬的士官。追捕著盜走機密情報並且逃亡中的部下,卡爾洛斯‧克雷伊。

卡爾洛斯‧克雷伊(暫)
地球聯邦軍中央情報局所屬的老鳥士官。由於妻子遭到吉翁軍殘黨殺害而叛離組織。

塔克薩‧馬克爾
地球聯邦軍特殊部隊ECOAS的部隊司令,階級為少校。
接獲本部的指示擔任羅西歐‧梅鍥的護衛。

德寇塔‧溫斯頓(暫)
《翁凱伊》所屬MS隊的隊長,遭到『帶袖的』的襲擊而死亡。

弗爾‧伏朗托
襲擊《翁凱伊》,被稱呼為“上校”的謎之駕駛員。被謠傳是夏亞再現。

亞伯特‧畢斯特
亞納海姆電子公司的幹部,為視察試作型MS而前往月球的〈格拉那達〉。
before game

下了高速公路後,在洲際道路上朝南前進個約三公里。穿越標記有獅門的住宅區的門,前進約四個區塊後,是卡爾洛斯‧克雷伊的住家。

星期六的早晨,除了已退休的老人緩慢通過道路以外幾乎沒有人車來往。鳥兒嘰嘰喳喳的啁啾聲,割草機的聲音時遠時近的響著,本著在意而抵達的住家的草皮閃耀著像是染上去的綠色光輝。在這除了“閑靜的住宅區”之外沒有其他形容詞的光景裡,卡爾洛斯家的庭院同樣佈滿草坪,美洲知更鳥為追討餌食來回跳動;但是無可否認,整體給人一種沉悶枯燥的印象。

將近一個月沒有修整的草坪裡雜草叢生,就這麼收著的報紙經由風吹日曬已是半毀。要說還有什麼比這更哀傷的,即是放置在玄關一側的兒童用腳踏車隱約覆蓋塵埃,告知著車手缺席的這件事。胸口隱隱作痛的同時,羅西歐‧梅鍥走下電動汽車,後頭要比羅西歐高出一個頭的男子跟著下了車。

站在玄關前,正要去按門鈴的那刻被高個頭的男子用手阻止了。

「我──」

男子用銳利的眼神示意他,對方也已預期到我們的來訪。羅西歐抬頭望向那名將手伸進西裝內、隨時要掏出自動手槍的男子的顏面,嘆息著回答,「對方如果有那個意圖,我們早就被攻擊了。」

「我是來談話的,希望你能將此事交給我,塔克薩‧馬克爾少校。」

本部為了護衛而派遣過來的特殊作戰組織──通稱ECOAS的特殊部隊的部隊司令用一聲鼻息作為回應後便退下了。筋骨壯碩、正值壯年的現場指揮官,與長年因職務纏身而無論身心都五十有餘的情報士官,即使他們捉拿的對象是同一人仍舊困難重重。看著門上的玻璃映照出彼此的模樣,羅西歐再次按下門鈴。過了十秒後仍舊沒有回應,手接著握住指紋認證式的門把,原本沒有上鎖的門很乾脆地敞開。

事前已確認對方正在家裡。向塔克薩示意後,羅西歐這才慎重的踏入屋內。後頭一直將右手放在西裝懷內的塔克薩跟著進入,並且朝著事先安裝在左手袖口裡的麥克風低語「我們進去了。」早已將這個家重重包圍的部下們立刻有所反應、悄然散發出殺氣,不過羅西歐有泰半的意識放在別的事物上。從客廳傳來電視播映的聲音,用餐過後的餘香也仍能感覺得到,但是做為生活應有的暖度卻沒能傳遞過來,冷冽的空氣宛若被放置多年的空屋一般。說是已成廢屋也不恰當,倒不如說是空氣中那令人刺骨的寒冷意味著這個家早已不是“家”了。

約莫半年前來訪時還不是這樣的。當時出來迎接羅西歐、並招待入客廳的,是開朗且樂於接待的夫人的歡迎聲,與正值七歲、熱愛棒球的少年。如今,他們的姿態只能透過裝飾在牆壁上的相片一窺其貌。那是張映有這個屋子的主人,以及摯愛妻兒的笑臉的照片......。

不由得嘆了口氣。對一個四十過半、人生早已無法重來的男人而言,沒有比這還要更大的失去了。羅西歐把眼光從照片移開,朝著客廳出聲喊道,「卡爾洛斯,我是羅西歐。你在吧?」沒有回音,而電視的播映聲仍在繼續。注意到節目內容的羅西歐的胸口再度隱隱作痛,他走向客廳。

如他所想的,電視中出現卡通人物,前方的玩具車橫倒在地上,沙發上則放著兒童用襯衫。桌上攤著的閱讀到一半的女性雜誌,恐怕同樣自那天以來便未動過半分。在這個猶如時間停止的客廳內,只剩下電視機不斷湧出色彩洪流,胡亂照映在坐在沙發上的家主臉上。沉默了好一段時間,望著電視的卡爾洛斯‧克雷伊這才用側臉一窺羅西歐,「簡直就像事先設定好時間一樣。」他低語。

「每當星期六早上,電視機就會自動轉開。即使轉去其他頻道也會自動切回來,簡直就像......」

他的兒子還在世似的。沒有說出下半句,卡爾洛斯將臉轉向對方。如預期的臉色並不差,鬍鬚剃得很乾淨,削短整齊的黑髮也藉著自窗口透進來的陽光照射而閃耀著。但是,那雙眼相當黯淡,瞳孔底部隱藏著些微警戒,也沒打算隱藏自己就是犯人這件事。這個幾日以來自追兵的眼皮底下逃走並躲藏起來的男人,為何要回到這座宅邸?在思考的期間,那對瞳孔聚焦到羅西歐背後的塔克薩身上,顯露出警戒神色。「這位是聯邦宇宙軍的塔克薩少校。」縱使羅西歐這般告知,卡爾洛斯的目光仍舊沒有移動絲毫。他對於塔克薩的行禮同樣沒有任何回應,隨口說了句「MAN HUNTER與他的同伴什麼的,還真是嚇人咧~」之後彷彿沒興趣了一般將視線轉回電視機前。羅西歐背朝著微微抽動的塔克薩,走到卡爾洛斯面前。「抱歉,由於你一直沒有回訊,我就擅自來訪了。」說完後坐進沙發內。

「知道我來這裡的理由吧?」

望向正凝視著卡通的那張側臉,他慎重地開口。卡爾洛斯什麼都沒說。

「中央情報局的老士官帶著機密情報出走後音訊不明......。上頭那夥人會變得神經質也不是沒道理。在你行蹤成謎這段期間我也受到審問呢,因為你使用的機密接觸資格代碼是我給的。」

在我不在的這段期間,你用了我的終端。卡爾洛斯沒有理會對方的言外之意,只是繼續注視著卡通。看了看兔子造型的人物飛奔出宇宙,沿著宇宙殖民地的外壁來回跑的畫面,羅西歐安靜地接著說,「我想知道你的目的。」

TBC
------
留言
留言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引用
copyright © 2017 Powered By FC2 部落格 allrights reserved.